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好人故事汇 | 作家李爱萍眼中的董占花

发表时间:2022-04-21 08:30来源:人物周报

图片


盛夏的一天清晨,我前往张家口市桥东区大仓盖镇羊房堡村采访第八届河北省道德模范(孝老爱亲类)董占花。
  之前,我曾两次探访羊房堡,对这里的情况比较熟悉。它曾是一座军城,相传辽代有位叫欧阳芳的将领,曾率部在此驻守,后来取其姓名的谐音叫成了羊房堡。明朝羊房堡为宣府镇中路的一个支撑点,筑起了城堡,至今城墙遗址犹存。清朝康熙皇帝废长城,满蒙关系缓和,这里的军事作用逐渐消失,遂演变成一个村庄。如今,这个村出了一位河北省道德模范董占花,她到底有哪些动人事迹呢?
  带着疑问,我来到羊房堡村董占花家大门前,只见一个上岁数的妇女背着一布袋东西,一步一步向这边吃力地走来,看上去脚步沉重,却很坚毅。村民告诉我,她就是董占花。
  董占花今年六十二岁,中等身材,满脸沧桑,染过的头发掩盖不住泛白的银丝,与实际年龄很不相符。我帮她卸下刚摘的一布袋杏扁,说明来意。她将我让进堂屋,我一下便惊呆了:只见家里躺着两个病人,东屋是她的丈夫张庆天,长年卧床不起;西屋是她二儿子张佃明,是个不省人事的植物人。再环顾四周,家里除一台老式电视机,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更没有沙发可坐。
  董占花搬过两个小凳子,我们坐下便开始拉家常式采访。采访过程中,东边闹腾一阵,西边折腾一阵,董占花一会儿喂水,一会儿接尿,采访无法正常进行。她抱歉地说:“你看,这都没法弄。”我安慰道:“照料病人要紧,咱慢慢来。”于是,便断断续续进行了长时间深入细致的访谈……

祸从天降


  董占花两口子膝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娶妻生子分家另过了。一家人生活虽不富足,日子过得也算舒心。
  可天有不测风云。2007年9月的一天,董占花突然接到北京某单位打来的一个电话,说在京打工的二儿子张佃明突发车祸,生命垂危!突如其来得凶讯一下把他们两口子打懵了。醒过神之后,他们心急火燎地赶往京城。
  到医院一看,儿子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抚摸,没动静;呼唤,没回音。医生告诉她,即便能保命,也会成为植物人。残酷的现实摆在董占花面前,儿子是自己的心头肉,二十岁正是美好的年华,家里还张罗着给孩子说亲,怎么就……董占花心如刀绞,泪如泉涌。作为母亲,她不甘心啊!
  为了让儿子早点醒过来,她每天陪他说话,哼唱儿歌,轻轻按摩;怕儿子身上起褥疮,每天给他擦洗身子;儿子插着胃管,就用注射器小心喂水和喂流食……董占花夜以继日地围着儿子转,饿了,泡碗方便面;困了,就打个盹儿。几天下来,人整个瘦了一圈儿。
  在京治疗了一段时间,由于费用高,吃住不便,他们两口子便把儿子转回张家口251医院。董占花还是一如既往地照料孩子。关键的时候,患有高血压的她突然中风,嘴斜眼歪,神经性头痛。“那时的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可儿子小时候顽皮可爱的样子不时出现在眼前,孩子需要我,我不能撇下儿子自己先走了啊!”她说。
  在亲友帮助照料儿子的那些天,董占花开始接受治疗,经过一段时间的针灸,总算扳了回来。身体稍微好转,她就急忙赶往医院照料孩子。大年三十,董占花发现孩子的腿会动了,她激动地对人说:“有救了,儿子有救了,我总算没有白辛苦。”但是,每天一千元的医药费,住院八个月花了三十多万元,家里的钱都搭进去,还欠下二十多万元的外债,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儿子接回家养起来。
  从此,董占花每天早晨五点起床,洗衣做饭,给儿子喂饭喂水,换洗尿垫,擦洗身子,隔俩小时就得翻身一次。儿子体重一百八十斤,每做一次大的翻身,她就累得满头大汗。在她的精心照料下,孩子左手能动了,眼睛也睁开了。
  有一次,董占花从地里干活回来,一进屋臭气熏天,再一看,儿子大便后乱折腾,涂抹得身上和被褥上到处都是。她赶紧给孩子洗净身子,换下被褥拆洗一遍。
  她白天忙到很晚才睡觉,半夜还得起来给儿子换尿垫、翻身。十四年来,天天如此,人们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在羊房堡,久病床前却有位好母亲。也有人对她不理解,说这样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了。董占花坚定地说:“好歹命捡回来了,只要我活着,就不会放弃孩子。”

雪上加霜


  董占花夫妇上有公公婆婆,虽然年迈身体尚可。老两口一直相互照顾,不拖累儿女。可2010年董占花婆婆突然生病去世,老伴儿这一走,对老爷子打击很大,他身体渐渐不支,无法自理了。
  这真是“屋漏偏遭连阴雨,天凉又遇穿堂风”。本就压力山大的董占花又把伺候公公的活儿揽了过来。
  起初,老人家腿脚不便,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稍有不慎就会摔倒,因此,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床上。董占花每天给公公端水端饭,用毛巾为老人擦脸擦身子,搀扶公公去院里的厕所大小便。
  到后来,公公下床也困难了,只能在床上拉屎撒尿。丈夫在张家口市区上班,给老人接屎接尿的活儿只能靠董占花。一个儿媳妇干这活儿多有不便,董占花却说:“照顾老人要紧,不能讲究了。”有时候董占花这边照料儿子,那边公公却大小便失禁,拉尿在了床上,她二话不说,马上换洗,还把公公身上擦洗干净。老人家十分难为情,多次一边抹眼泪一边叹气说:“唉,活着干甚,快死了算了,再不能这样拖累你了。”董占花总是面带微笑,细语相劝。街坊四邻来探望老人家,都夸赞说:“您老真有福气,摊上这么个好儿媳。”董占花听了说:“谁都有父母,谁都有老了需要人的那一天,将心比心,孝敬老人是应该的。”
  2018年初,董占花九十二岁的公公安祥地去世了。老人家在弥留之际,微睁双眼,眼神在身边的亲人中游移,好像在寻找什么,最后把目光停顿在董占花身上,慈祥地看着儿媳,一句话也说不出,两行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下来,似乎不忍离开这个世界,似乎在感激董占花,又似乎在心疼这个好儿媳……
  谈到伺候公公的这段经历,董占花告诉笔者:“父母都是大字不识的农民,但他们在我小时候就教育我要懂得孝道,做个有情有义有良心的人。图自己轻闲,或借口儿子不顾老人,我良心上过不去,也会自责的。”

晴天霹雳


  十多年来,董占花照料儿子伺候老人,虽然苦点累点,但他们两口子省吃俭用快把外债还清了,经济上的压力减轻了许多。然而,苍天无眼,新的灾祸又降临到这个本已不幸的家庭!
  2017年1月20日,董占花忙乎着打扫房屋,准备过新年,老伴张庆天却突然晕倒在地,失去知觉,送到医院一查,是糖尿病并发症引起的重度脑梗。大年廿九,血栓脱落、堵塞,颅压升高,浑身淌汗,眼泪直流。老张命悬一线,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
  “病危通知书?”那就是说老伴的命难保了。“那一刻,就像是晴天打了个响雷,我脑子一片空白,感觉天要塌了,两腿一软,瘫坐在地,昏厥过去。亲戚们又掐人中又喂水,我才慢慢醒过来。”回忆起来,董占花仍然感觉心在滴血。
  苏醒过来的董占花失声痛哭:“老天爷呀!你为什么这样不公,怎么就接二连三把灾难降临到我这个善良的人家啊!”哭,又有什么用呢?她挣扎着爬起来,倚在抢救室门口,一步也不愿离开。
  夜晚,她躺在医院走廊一张钢丝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睡……她与丈夫都生长在羊房堡村,从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她二十岁那年,二人定下了婚约。后来张庆天到张家口市城肥公司工作,并没有嫌弃她这个农村姑娘,感情却越来越深,第二年便结婚成家。年轻的时候,张庆天每次从张家口市回家,都要给她带个小礼物,让她惊喜不已;年龄大了,老张回来总是问寒问暖,特别是二儿子出事后,老张心疼妻子,回家后抢着干活,让她轻松一会儿。这么多年来,夫妻恩爱有加,相依为命……一幕幕情景在董占花头脑中闪现,“老张啊!你可要挺住,孩子需要你,我需要你。”她在心里默默念叨,希望奇迹能够出现。
  也许是感动了上苍,也许是丈夫命不该绝,老张熬过危险期,真的奇迹般地活了过来。经过三个月的治疗,丈夫有了意识,但身子左侧偏瘫,也成了一个长期卧床的病人。
  打那时起,董占花开始了一边照顾小儿子、一边伺候丈夫的生活。白天,她东屋忙一会儿,西屋忙一阵儿,照料小儿子的那一套程序做完,还得插空儿给丈夫穿衣洗脸、喂水喂饭、端屎接尿、打胰岛素;晚上,西边折腾,东边喊叫,一晚上闹腾三四次,她陪着儿子还得听着丈夫的动静,一晚上只能睡三四个小时,“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没有”。董占花摇着头又肯定地说。
  为减轻母亲负担,大儿子不能外出打工了,在家帮助父亲做康复锻炼。大儿子自己也患有糖尿病,每天打胰岛素。儿媳妇看到家里这种情况,闹起了离婚,带着孩子离家出走,到了张家口市生活,给这个家庭也平添了烦恼。说起来没有一件顺心事,凡是来过她家的人,都不约而同地说:“这个家熬煎得慌哩。”
      的确,董占花就像一个负重前行者陷进了泥沼里,使劲挣扎地拔出一只脚,另一只脚却陷得更深!一步步艰难地向对岸走去,一时还望不见岸边。然而,她以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毅力,度过了常人难以度过的苦难岁月,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心理压力。她常对来人说:“只要他父子俩活着,就是一个完整的家,就是再苦再难,我也要坚持下去。”
  这个不幸的家庭引起各级党委和政府的关注,大家都为董占花的善行所感动。这些年,村两委、镇政府以及张家口市桥东区政府的领导,逢年过节就前来看望慰问。政府把她家定为贫困户,给她小儿子办了低保,桥东区住建局为她家住房加装了保暖层,大仓盖妇联还为董占花手机充值一千元话费。村委会让她担任护林员,每年防火期能得到四千元的收入;亲朋好友也时常登门看望,伸手相助。董占花的小姑子有个同学叫刘玉芹,提溜来一堆慰问品不说,还硬是给留下六百元钱……
  自2019年以来,董占花先后被评为“中国好人”“河北好人”“张家口好人”、张家口市桥东区及河北省道德模范。“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给了我很大的关怀和鼓励,使我增添了信心和力量,我真真切切感受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说完,董占花又补充说:“我常听人说:‘家庭是社会的细胞。’通过这些年的苦难,我也悟出一个道理,只有千万个家庭和谐了稳定了,社会才能和谐稳定。我要坚强地把这个家继续撑下去,争取不给社会添麻烦。”
  下午4时许,天气下了一阵大雨,雨渐渐停了,我的采访也终于结束。临别时,董占花将我送出大门,太阳从云层缝隙中透出光亮,洒在羊房堡这个古老的村庄。董占花抬头望望即将放晴的天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分享到: